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九章 交医药费(1/2)
逆刀行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黎夭醒过来时已是翌日清晨,双眼朦胧,睁开许久才恢复视觉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。http://回忆起昏迷前的一幕,脑子里全是那青衣公子的脸:“是那位神仙哥哥救了我吗?”勉强挣扎着坐起身来,浑身竟像散架了一般,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,惊觉自己已换上了干净的衣衫,霎时间小脸通红,小心脏怦怦直跳:“莫非?”一想到神仙哥哥给自己换衣服的场景,黎夭就觉得羞涩难当。

  地戚星和地贼星从黎夭身旁的两颗魔珠里蹿了出来。“主人,你终于醒了!”地戚星眼里快要淌出泪来,他是真心着急。地贼星也不甘示弱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拉着黎夭哭诉:“主人啊,你可算醒过来了,你若是就这么死了,小贼贼也只有随你一起去了……”

  “滚开!别在我面前演戏!”黎夭神色不耐,见不得地贼星这装腔作势的模样,随后又看向地戚星说道:“我不是让你们走吗,怎么还跟着我?”

  地戚星还未答话,突然传来一阵急切又厚重的脚步声,紧接着便有一个巨熊般魁梧的大汉闯了进来。来人正是铜老三,见到黎夭已醒来,竟高兴地蹦起来,弄得整个飞舟都为之一颤,破锣般的嗓子随之敲响:“小夭夭,你醒了!”

  黎夭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喊吓了一跳,又听他叫自己叫得亲切,可任凭自己如何回想,也记不起自己何时见过这人,只好硬着头皮问了一声:“你是谁?”

  铜老三连忙挤过来,拉着黎夭左瞧右瞧,确信她无恙后,没头脑地说了一句:“俺是你未过门的师父啊!”黎夭只觉得脑袋发懵,这“未过门”三个字是什么意思?自己什么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师父?

  铜老三也觉得自己这话说的不妥,抓耳挠头一番,又改口说道:“你是俺未过门的徒弟啊!”

  黎夭差点喷出一口老血,望着这个彪形大汉,竟不知该如何言语。此时屋外又传来一声刻薄的骂声:“妈的铜老三,大清早的瞎嚷嚷个卵啊!”银老二走进屋来,也不看黎夭,扭着铜老三就要开打。

  “哎呀,兄弟们怎么又杠上了。和气生财嘛,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成天打打闹闹的啊!”金老大拖着肥胖的身躯,迈着小碎步,侧着身子从房门钻了进来,将银老二和铜老三拉扯开。随后又有一个瘦弱的中年缓缓走进屋里,一时间,狭小的房间竟被挤了个满满当当。

  黎夭看着屋子里这四个形容各异的中年男子,确信自己从未见过,问道:“你们是谁?这是哪里?”

  锡老五手拿折扇为她依次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大哥金一,这位是银二,铜三,还有我锡五。我们碰巧救了你,正带着你前往北海。”

  黎夭听见这四个名字,觉得耳熟,思索一会儿便反应过来:“你们是不是还有一个叫做铁四的兄弟?”铜老三一张脸盆大的脸凑了过来,笑嘻嘻地说道:“小夭夭也知道俺们兄弟的名号哇,哈哈哈,不过老四这次没出来,过几天你就能看见了。”黎夭终于确认,眼前这几人竟是大名鼎鼎的“护天五卫”!又想着这几人可能是那神仙哥哥相关的人,礼数上不能怠慢了,赶紧起身下床向着几位躬身一拜:“感谢几位前辈的救命之恩。”

  银老二怪铜老三多嘴,趁机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,两人又扭打起来。金老大叹了一口气,又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架。只剩下锡老五尴尬地向着黎夭笑道:“你有伤在身,不用这般多礼。”

  黎夭问道:“和前辈们一起的那位年轻公子在哪里?我想当面感谢他。” 想着马上就能与那救命恩公相见,心里已是泛起了涟漪:“世上竟有长得那般好看的人,可惜上次晕倒了,还没看仔细。”

  “我们一行只有四人,并没什么年轻公子。之前听你身旁的地戚星说起过,那人比我们先到一步,不过在我二哥到时,他便走了。你若想知道得更清楚些,可以问我二哥。”锡老五对那神秘的年轻人也颇感兴趣,怎奈银二昨晚回来后便一言不发,此刻正好顺水推舟,让银二将昨天发生的事说清楚一些。

  银老二停下了与铜老三的打闹,轻捻长须,将昨天的事细说了一遍,末了又加了一句:“那人年纪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,修为却不在我等之下。在我赶到时,他就凭空消失了,关于他的情况我也所知甚少。”

  “莫非也是空间天赋?”锡老五不由得作此猜想,昨天地戚星说的时候前言不搭后语,他还只当对方说得夸张,今日从二哥口中听来,才惊觉此事蹊跷。

  银老二摇摇头:“空间天赋者使用瞬身之术,尚有迹可循,以我的感知,能轻易察觉到空间波动。而那人却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,不着半点痕迹。”随后又转头问金老大:“大哥善阵道,可知他布下的是何种阵法?”

  金老大正埋头苦思:“听二弟的描述,那人所用像是太极八卦阵。可我所知的相关阵法没一样能有那等改天换地的威势,即便是我全力施为,恐怕也及不上他十分之一。”众人闻言都心底一沉,天地界出现了这等厉害的人物,自己竟一无所知,也不知这人是敌是友,会不会影响己方苦心谋划了十多年的大计。锡老五又问黎夭:“你真不知道那人是谁吗?”

  此时最失落的反倒是黎夭,本来都努力扮起了淑女,等待与神仙哥哥见面,却不想这几人与神仙哥哥竟无半点关联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若知道就不会问你们了。”随即又想到一事,赶紧问道:“他既然早就离开了,那我这身衣服是谁换的?”

  “咋咋呼呼的闹个毛啊!是老子换的,怎么了?”银老二言语不屑,黎夭却如遭雷击,感觉整个世界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