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64章 一挑六不败 海军碾压无敌(三合一)(1/2)
三国处处开外挂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一夜战事,局势逆转。

  袁术大军基本溃散,损兵折将,连心腹谋士都战死了。

  袁术本人只能仓惶而逃。

  翌日李进领军追击反击。

  整个徐州军也出兵反攻沛国。

  袁术一路丢盔弃甲,直接退回了汝南。

  李进带人追至汝南郡边境,突然停了下来。

  “将军,我们为何不追了,在快一点就能追上术了?”手下问李进。

  李进摇摇头道:“不用追了,袁术完了,不用我们动手,不必浪费时间与精力还有兵力在他身上,通知后面的部队,我们向南转进,去打九江郡,好好教训一下孙策这个小子。”

  袁术见李进突然没追了,大松了口气。

  开刚以见李进追得这么急这么猛还以为必死无疑,还以为李进会追到汝南来。

  没想到这家伙突然向南去了。

  “看来李进是想去打孙策,这样也好,让他们打吧!”袁术有些幸灾乐祸的喃道。

  大军刚刚启程赶往汝阳而去,这时有骑报匆匆南下寻来。

  “报!主公大事不好了!吕布进攻了我豫州、陈国全线失守,吕布打到汝阳了……”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扬州!

  吴郡!

  孙权大军突然进攻吴郡,开始兵分两路,一路从余杭出发,进攻曲拳,然后打至吴县。

  另一路为水军,从钱塘出发,沿着吴郡沿岸北上,攻海盐,登陆娄县,对吴县形成夹击。

  两路大军开始都是顺风顺风,一路东进北上,如猛虎下山。

  孙邵到是未派什么兵马阻拦,而是抽调兵马集中于府城吴县。

  所有兵马由大将向宇指挥调度。

  并且由本郡人才顾雍作参谋,对孙权进行御敌谋划。

  孙权发兵至打到吴县才花了短短数日。

  望着吴县城,孙权问向军师心腹庞统:“士元!我们要怎么打吴县最好。”

  庞统半咪着双眼笑道:“主公这孙邵、向宇皆属于刘繇旧部,其对许定的忠心程度皆不如其它东莱将与文士,上策为劝,劝其早降,优抚厚待。

  中策为诱,诱其投降或者诱其大军出城对战,胜之可得吴县。”

  说到这里庞统没有在说了,孙权又问:“那下策呢?”

  “下策引其大军出城,攻其必救,或者我们强攻。”庞统微微一笑道,促狭的眼角处透着一股高深莫测。

  孙权道:“那就先行上策吧,我们会会这孙邵,看他是不是识相之人!”

  接着孙权派出手下文士阚泽当说客入城拜访孙邵。

  孙邵到也没有拒绝阚泽而是客气的招待了他。

  席间阚泽拱手向孙邵道:“孙别驾你也性孙,我主也姓孙,五百前年是一家,今我主王师到来,志在吴郡太平,并不想多生事端,知别驾乃是明惠知大义懂大体之人,遂差我入城,希望别驾能为吴郡的未来与繁荣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  “阚德润,我好意招待于你,不想你竟然能说出这翻话。”孙邵怒道:

  “你回去告诉孙仲谋吧,让他死了这条心,他不过是尚未及冠的小儿,也敢擅开战端,迟早会报应的。

  我吴郡以如此通情达理不与你们计较,一而再,再而三的让出了西部跟曲拳等地,尔等却如豺狼一般贪婪无度。”

  “孙别驾不要意气用事,吴郡兵马不足,许定从未重视过吴郡,你与吴郡众人投效他如此之久了,也不见他对吴郡有过什么照拂,更没有什么人力、物力、财力投入,你等如同被遗忘了一般丢在东南一角,何其轻辱。”阚泽站起来继续劝道:

  “但是我主就不一样了,他愿意待别驾如国士,愿意与吴郡共进退,一起繁荣,一起发展。吴郡本就是扬州之境,如何能像现在这样尴尬的处在东南一角,形同孤悬之势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,阚德润看来你们根本不了解侯爷,也不知道侯爷为我吴郡做过什么。侯爷之所以一直没有对我吴郡有过太大的干涉,恰恰相反是因为他尊重我等,他放心我等,他愿意将吴郡交到我们手里。

  至于如何发展,这是由我们来决定的,全完的信任与高度自治。”孙邵冷哼一声道:

  “还有侯爷为我们做过什么,我想就没有必要解释给你还有城外的孙权听了,你请回吧,告诉孙权,若在不退兵,执意攻我吴县,他会后悔的,因为我吴郡不是这么好欺负的,侯爷也不是这么好轻惹的。

  惹怒我们是要付出代价的,而是他承受不起的代价。”

  阚泽见孙邵态度坚决,知道在劝无用,只好告退出城。

  孙权到是没有多说什么,转而看了一眼庞统,庞统道:“意料之中的事,那就取中策吧!”

  孙权便对贺齐、董袭等人道:“谁去搦战!将吴郡兵马诱出来,斩杀向宇者重赏。”

  “主公我等愿往!”贺齐、董袭等皆回道。

  贺齐、董袭等人领了一千兵马来到吴郡南城门之外,冲着城内喊道:

  “向宇听说你是吴郡第一人,可敢出来一战!”

  “向宇小儿,胆小如鼠,不敢来战叫声爷爷来听,老子好回去交差!”

  城上向宇听了气得哇哇直叫,握着霸王枪便想出城。

  这时顾雍拦道:“向将军不可,让他们在犬吠一会,待下午在出城教训他们。”

  “为何是下午,既然都是今天,那就现在出城打他们一顿。”向宇不解的问道,心里也是不爽利。

  这骂的是他又不是你顾雍。

  顾雍道:“将军忘了我们的战略吗?时间,拖延时间为紧,不然其它方面没有做好反攻的准备,早早的把孙权给吓唬走了,岂不是功亏一篑,错失良机。”

  “这……好吧,那就等到下午在出城,暂时饶过这些混蛋。”向宇瞄了一眼城下的贺齐、董袭等人,然后下了女墙,眼不看为净。

  贺齐、董袭等一众孙权武将叫骂良久也不见城内有反应,遂回来向孙权禀告。

  庞统道:“继续骂,骂到那向宇动怒为止,骂上一天,他即使不出城了没有关系,守军士气必然会跌落,这对我们下面的攻城也是有利的。”

  孙权道:“那就继续骂吧?我也想看看这向宇能忍多久,看看这孙邵能忍多久。”

  总数不过是一天的时候,这一天他孙权还是耽搁得起的。

  算算时间,水军到达大江出海口也还需要些时间,所以在吴县等等也无妨。

  下午贺齐、董袭等人再次来到城门下开骂,一个时辰之后,向宇单骑从城门内冲杀而出。

  挺枪大喝道:“哪个不怕死的过来吧,看你家向爷爷不戳他一个窟窿。”

  孙权等人看到吴县的城门打开,开始有些高兴,向宇终于骗了出来。

  但是只有向宇一骑出来的之后,兴奋的神色又抑制了下去。

  眉目微挑,有些看不懂了。

  庞统道:“主公勿急,活捉向宇一样有效果!”

  向宇是吴郡第一武将,乃是吴郡的兵马统率,拿下他不管是威逼投降骗城还能打击守军士气与意志,都是有帮助的。

  孙权一想也对,遂又看向了向宇等人。

  这时贺齐以经挺枪杀向了向宇。

  交马交错,两枪交辉,金鸣不绝。

  “锵!”的一声,一个对碰,迅速荡开,然后二人的武器又朝着彼此要害袭去。

  双是锵锵两声,向宇以然占了上风,出枪更猛,力道更大。

  贺齐满目惊骇,没想到向宇力道如此之沉,武艺如此之高。

  在会稽郡他贺齐向来少有对手,以然是本郡最顶尖拔萃的那一小撮武将了。

  竟然只是三击便落了下风,不过贺齐也处是一员猛将,作战风格也是强硬,咬牙继续回挡与向宇死战。

  董袭见贺齐敌不过向宇,还在死撑,遂催马冲出本阵,前往解救。

  “向宇受死!”董袭催马冲至,一击挥出,刀斩如电,势若雷霆。

  不过向宇早以有所提防,回枪一挡,轻松接下,然后转杆挥枪,一扫一探杀向董袭。

  董袭挥刀连挡,连连躲避。

  这时贺齐又挺枪袭向向宇,向宇挥枪一击震退,又一枪接下董袭的大刀,然后回击一挑,杀得董袭有些手忙脚乱。

  不过三人交战,向宇着实勇猛,与二人打成平手,不过却无法斩杀任何一人。

  “该死,这向宇着实有些本事!”孙权见自己两员猛将都拿不下向宇,不由的有些震惊与羡慕,还有一抹恼怒之意。

  旋即对其它手下大将道:“你们也上去,活捉向宇要紧!”

  “喏!”

  孙权等将回声领命,然后将领严圭、秦晃双双催马出阵,前往助战。

  四将战一,很快又战成一团。

  四打一!

  竟然还是不败!

  孙权等人彻底惊呆了。

  这个向宇竟然有如此高的武艺。

  连庞统也非常的诧异。

  众人盯着五人又打了好一会儿,结果一以敌四依旧没有落败。

  这一下吴县城内的守军开始吆喝助威,将手中的武器朝着地面的墙砖不停的敲击。

  反观孙权这边,一众兵将话都不敢多说一句。

  四战人,实在是很丢人,关键是还没有拿下对方。

  孙权神色渐暗,没有多做思量,接着又道:“在去两个人,给我斩杀向宇。”

  这一次他不求活捉了,只有死的向宇才是好的向宇,才能将今天的这个尴尬给遮掩过去。

  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