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97章 扫平城主(二合一)(1/2)
三国处处开外挂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元直,现在新军练得怎么样了。”许定一回到逍遥城便问徐庶,并将讨贼诏书给了他。

  徐庶接过讨贼诏书看完后,自信的回道:“主公基本没有问题了,军纪方面以经教受完毕,新军有了初步的战斗力。南明的火器与西秦的军械,操作都简单,一学就会。

  跟三大国差距肯定是有的,但是对付这些城主府的卫队还是绰绰有余够用了。”

  “好!那就拟定一个计划,开始清除我逍遥城的那些城主,一个城一个城的给我平推,不需要留情,霹雳手段。”许定闻言也是极为放心,同时也期待新军的战斗力。

  这是从龙腾大陆组建的本土部队,究竟实力如何,他也还没有谱,需要实战来检验。

  如果练这些城主府的卫队都解决不了,那还怎么拉上战场与北蛮军队作战。

  计划方向徐庶早就有了。

  他指着地图道:“主公,首先我们分兵两路,向打我逍遥城的左右两翼,夺取进万魔山的各大小城池,将万魔山牢牢锁定在我们的手里,在向北推,与八贤王形成一南一北两股除城势力,合击干掉所有不服从命令的城主。”

  “行,就按这一个方案吧,我与八贤王商议的策略也是一样的。不过开始不要打朝廷的名号,就打我逍遥城的旗号,先与朝廷区别开来,能迷惑多久就迷惑多久。”许定肯定了这个计划,并没有在提出新的方案。

  很快一万六千新军分作三批,各五千三百人,在配上从大汉过来的骑兵,一路人马七千左右,然后左右两路出击,一路守逍遥城。

  逍遥城东面!祭方城,城主府。

  “报,城主大事不好了,逍遥城有八千兵马冲我们祭方城来了。”

  祭方城主闻言眉头微挑,面露不悦道:“休要惊惶,逍遥城是真的奔我祭方城来的吗?不是去别的地方。”

  “禀城主,逍遥城大军确实是向我们这边来了,他们以经过了所有的路径叉,不可能在向其它城去了,而且他们来势凶凶,是成立不久的新军,有西秦军械,有南明火器,城主当早做准备。”

  祭方城城主略作沉思,来回度了几步,然后道:“击鼓聚将,将所有兵马调往城门,同时向各大佣兵组织发出命令协助守城,若许定真是来找事的,坚决反击。”

  “喏!”手下们立即下去通传。

  很快祭方城关了城门,百姓们也被恐吓的回家躲了起来。

  约莫半个时辰后,逍遥城的大军这才姗姗来迟。

  许定是故意拖延时间的,就是要给祭方城多一些压力,让祭方城城主多胡思乱想一下。

  让他的城主府卫队多提心吊胆一下。

  “吁!”

  众骑停了下来,许定单骑上前。

  城上祭方城主城主熊霸用平和的语气问道:“来人可是逍遥城主逍遥侯。”

  “正是。”许定言简意赅的回了两字。

  熊霸略微有些生气,好随性的回答,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,于是熊霸又问:“敢问逍遥侯带大军前来我祭方城是为何?”

  “夺城!”许定还是回了两个字。

  这一回熊霸鼻子都气歪了。

  好霸道的两个字。

  夺城,连掩饰客套都没有。

  真是太轻视他熊霸了。

  “逍遥侯我祭方城与你逍遥城并无过节,我熊霸与你也无过节,为何要来夺我城池。”熊霸大为不解,心有冤气道。

  许定冷声道:“想要!”

  “咳咳……”熊霸气得不轻,轻点没咳出血来。

  听听,这是人说的话吗?

  你妹的想要,想要就来打我,这太霸道,太不讲规矩了。

  “逍遥侯,我的祭方城可不是这么好打的,你以经有逍遥城了,拿了我祭方城也无力管理,何必自寻烦恼。”熊霸远远跳视了一眼许定身后的那只新军,然后道:

  “这样如何逍遥侯,你军远来一次不容易,我愿意奉上十万两银子与一万石粮食,从此与逍遥城接成盟友,共同维护南部的安定。”

  熊霸这条件也算是极大了,属于割肉。

  心疼不已。

  但是一想到许定新军的装备,也只能低头。

  逍遥城的军队有西秦的军械,又有南明的火器。

  这打起来,祭方会被打烂了,最后就算守住了,也元气大伤。

  损失的还是利益。

  “打下祭方城,银子是我的,城也是我的,不需要别人给,你若愿意,可拿十万两银子,跟一万石粮食带着卫队离开,我不拦你。”许定抬起头平谈的说道。

  “可恶!许定你不要欺人太甚。”熊霸拔剑一砍墙垛,在也忍不住了。

  让我拿十万两银子跟一万石粮食走。

  这城是我的,我为什么要走,这钱也是我的,我想拿多少就是多少。

  熊霸知道这事谈不拢了,干脆也不在矫情,露出了他的真实面目。

  “欺负你怎么了,如果你想保祭方城可出来与我一战,打赢我,我走,打不赢让出祭方城。

  又或者你不在呼城内百姓与卫队将士的性命,那我们就堂堂正正的来一场攻防战,用血与刀角逐出最终的胜利者。”许定道:

  “这本来就是我大周的规矩,我想我应该没有违规吧。”

  熊霸被驳得无力反驳。

  大周城主制就是这样呀,谁能打赢干掉城主,谁就是新城主。

  大家就向谁效忠。

  许定提出决斗,实属正常,挑不出毛病。

  夺城之战,本就没有义与不义,没逻辑讲的。

  只要你敢想那就去挑战。

  赢了有一切,输了便丢了性命。

  所以祭方城的将士们全看向了熊霸。

  连内城下面待定的佣兵组织成员们也静声倾耳往上听着。

  能不打群仗,当然是不打为好。

  没有人想为此丧命。

  这可算是将熊霸逼到了墙角。

  到了这个年纪与地位,谁还愿意单挑绝斗。

  所以他冷笑连连摇头道:“许定休想骗我出城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,有本事就攻城吧,我到来看看你的新军有多少战斗力,是你的新军厉害,还是我祭方城的将士们厉害。”

  许定盯着熊霸瞧了数眼,没有说话,然后调头催马回了军阵。

  回来只下了一道口令:“攻城!”

  “攻城!”

  咚咚的战鼓敲了起来。

  逍遥城的各部立即按队列展开。

  火器兵与军弩部队散在两边,火炮部队推着火炮朝着城门缓缓靠近
为您推荐